梅氏香江出生於一個普通的勞動家庭,小江父親當木匠,母親給人家做衣服的工作。家裡共有三個兄弟姐妹,小江哥哥今年是高中一年級學生,姐姐是國中四年級學生,小江是家裡最小今年是國小一年級學生。小江父母都有工作而且每月收入相當穩定,負擔全家的生活費用以及三個孩子升學費用對他們而言也不算是很困難的問題。然而這次順化省富王縣新增的58名孩童之中,小江偏偏成為最特殊孩童而被學校挑選并申請成為至善認養孩童。
至善助學計劃評選新對象的條件之一是班級為國小三年級以上,但是目前小江才是國小一年級的學生。如果按照標準流程來評選,小江就不能成為至善的認養孩童,可是若至善現在不及時伸手協助她,恐怕在將來的兩三年時間後我們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一個又天真又聰明的小江上學了。一切的問題都出於小江家庭生活環境過於特殊。小江父親今年43歲,父親當木匠每天收入為70,000-80,000越幣(相當于於4-05美元/天),表面看來父親是家裡的主要勞動力,但是實際上父親偏偏成為家庭最大的負擔而且父親的病情一直是小江母親心裡最深的傷痕。
小江父母結婚已經18年的時間了,剛結婚的時候父親就在富王縣打工。但是因為打工的收入很低而且不穩定,父親賺來的錢不夠支付全家的生活費用,因此父親決定到遼國打工。一直到2000年,小江父親又回到越南并決定在越南工作,跟家人一起過日子。小江於2004年出生,家庭又有新的成員,全家的生活費用也隨著增加。可是生活的一切困難都不成問題,因為小江父母都非常努力工作而且全家生活過得很幸福。小江父母以為就這麼平平安安過日子,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於2007年,當父親去檢查身體時就發現他已經患上艾滋病,醫生診斷他生命最多只能剩下僅僅五年的時間。得知小江父親患上艾滋病對小江的母親來說是精神上最大的打擊,因為這不只是證明自己老公不專一的事實,而且在不久的將來後她要面臨著永遠失去心愛丈夫的痛苦。
身為三個孩子的媽媽,比起擔心老公的身體健康,最讓她忐忑不安就是三個孩子是否被感染。幸虧生活總沒那麼殘忍,雖然連小江父母都不確定從什麼時間小江父親患上艾滋病,但是全家身體檢查後的結果顯示小江的四個母子都平安無事。這就是老天爺給小江的家庭最大的禮物,同時給了小江父親動力讓他堅定著希望,努力工作、生活直到生命最後的每一個時刻。
當小江父親得知自己患上艾滋病,他心裡很清楚自己生命還剩下不多少的時間。可是父親卻不害怕自己的生命時間還有多少,最讓他糾纏痛苦就是社會、學校、朋友、鄰居等對四個母子的歧視。因為父親很清楚周圍人們的看法對孩子們成長道路上有很大的影響。小江父親很希望在他自己生命所剩余的短短時間內能夠為自己的孩子們作出一個有幫助的事情,讓孩子們更有信心和毅力繼續努力生活和學習。
小江的哥哥和姐姐已經成長,所以他們對於父親的情況可以接受。小江哥哥和姐姐不會因為家庭的特殊環境而放棄一切,反而他們都很清楚自己的生活目標。他們決定努力學習將來能夠獨立生活,幫助母親和家庭脫離貧窮。可是全家最擔心的是小江的將來,之後小江上學會面臨很多的困難,因為小江父親去世後就意味著全家的生活負擔都由母親一個人承擔。我們誰都不能預料之後小江四個母子的生活會怎麼樣。雖然四個母子精神生活上的缺陷確實沒有人可以彌補,但是至少一個小小的幫助也可以讓他們感到人情的溫暖并覺得生活更有意義。當小江全家生活就像無方向地走著,他們就收到臺灣認養人和至善及時的幫助與支持。這些的幫助多少都不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臺灣認養人和至善對小江全家的關愛來得真好。另外,我們一個小小的幫助更讓小江父親放心,因為他能親眼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們完全不被社會歧視,反而他的孩子可以收到幫助直到成長為止。從此,每一個人對小江的協助因此更加有價值。
雖然至善助學計劃的每一位助學孩童都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但是一切孩童都要收到保護和有上學的權利。我們每一個人抽出一點點的力量和金錢來幫助這些小孩實現自己的夢想。雖然我們每一個人對這些孩童的小小的幫助,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這也是來自生命的禮物。

小江.JPG 

                        小江

小江和母親合照.JPG 

               小江和母親合照

小江母子收到助學金後的快樂.JPG 

          小江母子收到助學金後的快樂

工作站主任發助學金給小江.JPG 

                   工作站主任發助學金給小江

母親傷心地跟越南工作站員工陳述家庭背景.JPG 
          母親傷心地跟越南工作站員工陳述家庭背景

                                                   助學計劃專員:武氏蘭英

    全站熱搜

    civn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