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對明黃的母愛,像一條長河。它恬靜,泛著微微的漣漪;它清澈,看得見河底的每塊石;它輕柔,緩緩地送孩子前進。我把他們兩個母子的生活變成文字轉達給出去,把明黃的母親所感動和震撼波及給讀者。以下是明黃媽媽的坦白
2003年5月13日從第一次看見明黃的手腳不太正常的那時候,做媽媽的我很難以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那時我剛當媽媽的幸福就變成痛苦和迷惘的,我抱怨自己沒有給孩子一個健康正常的身體,很對不起他,我也害怕老公和老公的家人不承認而放棄了他。由於孩子殘障是不能改變的事實,在失望痛苦不能承受之時我增經想到結束我們母子的生命。感謝上帝,那時做媽媽的愛在我心中浮起來,我抱著我的孩子,很安寧地跟他說“你是我的寶貝,我把你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我不能放棄了你,決不放棄”,我說著而我的眼睛已經被淚水泡的紅腫了。
我不能給孩子一個健康正常的身體,但是我能給他一個巨大的母親疼愛。我不能給孩子一個很好的生活條件但是我能幫他點燃一個生活的希望。我既然生了他就要養活他,教育他,我要我的孩子學習知識,有自己能夠從事的工作。
明黃自幼就很聰明了,三歲就善於唱歌和講故事,特別是很喜歡畫畫,但是因為他的手指被連體所以無法把東西抓住,每次需要畫畫的時候,他得用雙手連起來夾著鉛筆畫畫。在生活上一些看來十分平凡簡單的事,如刷牙,穿鞋子,自己唯飯等他也做不到,所有生活事項都靠我的幫助。看著孩子我曽傷心 地祈求神能改善這個現實,把他變成健康正常的人,幫他能拿起東西,拿起筆來練習畫畫和寫字。
於2006年02月份我帶孩子到醫院檢查,醫生說他的殘障有辦法治療了,治療之後能拿筆寫字,但是大概進行3-4次的手術,且必需要盡快施行否則明黃趕不到學習的年齡,手術經費大概10,000,000元越幣(相當於588美元)。聽到這裡我的心沉重起來,剛點燃的希望就毁灭了。對於我微波的收入來說,這是巨大的一筆錢,我一輩子瘋狂工作也賺不夠錢了,我真的承載不起,一輩子都承載不起!需要怎么辦呢?我自問如果不讓孩子接受手術,之後她如何抓住筆寫字呢,如何能夠到學校去,如何有晴朗的天空呢?一心為了孩子的我開始打造孩子的生活,這是我多么沉重的責任阿!
經過思考,我終於決定賣給別人我唯一的謀生工具,就是縫紉機。這也是我家裡最有價值的東西,也是我從來在生活上的謀生朋友。賣縫紉機的錢加上我辛苦存來的也不夠負擔孩子一次手術的經費。我的腦中總有一個問號,做母親的我無能無力,那還有誰給我孩子的明天?難道孩子手術治療被中斷了?从此,我不斷留意相關的報道,所有的報紙電視,甚至一道小消息都是我追蹤的方向,我决不放弃一切机会帮助他。我開始四處打聽那個組織可以幫助我孩子手術。太阳就要升起来了,於2007年我從電視上得知至善基金會為殘障貧童提供免費手術,我馬上把孩子送到越南順化站申請手術。03月底 的時候,喜訊轉來,在台灣好心人的幫助之下明黃能在順化醫學院附設醫院接受第一次手術。
在等進行第二次手術的時間,我想作為他的啟蒙老師,每天工作完畢後,我就開始教孩子識字,明黃很快就熟識了字和能看童話短篇故事了,我很高興的給孩子一些糖果作為獎品,鼓勵他更加努力學習。但是孩子只是會看字是不夠的,他快要到了上小學的年紀了,我要送他去上學,可是他不能握筆寫字呢?我突然想起醫生告訴我的話“你孩子經過三次手術成功之後他可能把筆握牽”,這就是希望,就是孩子上小學的機會。湊巧,幾個月以後我們再受到至善的第二次手術通知書,心存希望的我帶著孩子到醫院手術。在至善協助之下三年的求醫問藥孩子終於經過三次手術成功,他手指和腳趾被解放了,現在能握筆寫字了。我期望孩子能夠到學校去的心源變成實現了!多年積壓在我身上的重擔被解脫了,排解我心中的多少憂愁和苦悶,緩解精神壓力的法寶。於2009年明黃6歲時,他開始上小學,他的老師說:“明黃很聰明,雖然他的手不跟其他孩童一樣正常但是他很能寫字,他在學習上取得了良好的成績,是全班第三名的”,聽到他老師夸獎的話我心情特別高興,誰知道在他的進步后面就是我的支持和努力,是台灣好心人的支助。
一份真情,一份愛意希望您們伸出雙手,奉獻愛心來幫助這些可憐的殘障孩子,幫助這些不幸的家庭。您們的慈善愛心光環普照讓本計劃更加 和完美,更讓您們的公德之情萬古長青。
請您們用愛心為殘障貧童點燃希望,照亮生活。
tran thien minh hoang,tpt.JPG tranthienminhhoang1.JPG IMG_8678.jpg

編寫人:醫療計劃專員 阮長江

    全站熱搜

    civn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